上市公司题材炒作为何屡屡得手

更新时间:2019-08-13

  说白了就是这块饼可以画的多大?例如3D打印,据券商预测,未来潜在市场规模可以达到1000亿或更高。尽管目前的实际规模几乎为0,但是人家就是会讲故事,而且还有理有据,你根本没办法从逻辑上进行反驳。这种概念由于无法证伪,往往炒作空间就很大。又例如云南发生小地震,震坏了一条村子的房子,其未来市场容量顶多就是把这村子重建,也就几千万元的事情,分配到云南城建的订单估计也就几百万,这种炒作空间就小很多。跟新能源汽车、3D打印根本没法比。

  指的是某概念是纯炒作还是有实实在在的业绩支撑。例如美股生产埃博拉病毒疫苗的公司股价翻倍,国内的医药公司也跟着暴涨,但是国内有生产埃博拉病毒疫苗的厂家吗?没有!这纯粹就是没任何业绩的大忽悠。因此这种概念涨得快,跌得更快,就像坐电梯。又例如今年诺贝尔物理奖颁给LED的发明者,LED相关公司股价飙升,但是很快就打回原形,为何?人家获奖关你什么事!

  这个主要是用于分析国家产业政策,有些产业政策听起来很美好,但是执行难度极大,因此市场对这种题材炒作很谨慎。最典型的莫过于土地改革,听起来很宏伟,一旦改革成功,市场空间简直无法估量,但是已经喊了几年,就是炒不起来,游资顶多只是结合自贸区或京津冀概念,炒炒囤积大量建筑用地的上市公司。土地改革最大的问题是,涉及的利益集团太多,博弈非常复杂,假如一个政策无法取得共赢效果,那么利益受损方必然会奋力抵抗,假如他是非常强势的利益集团,例如地方政府、金融集团,那么事情推进就会一波三折,炒作难度就很大,因此游资一般不碰这种涉及政治博弈的概念。

  有些概念很难找到合适的标的物,例如依法治国,最后竟然有人去炒电子政务,简直是“神逻辑”。目前处于小牛阶段,炒这种牵强附会的概念股还不怕被套死,假如在熊市里,必定会一个涨停板后就连续暴跌,套死无数跟风者。

  这一条标准相当重要,假如标的物都是大盘股,以游资的实力,根本没办法炒起来。因此就算概念再好,也只能放弃。除非遇到国家队进场,例如2003年公募基金为了打响招牌,联合起来炒作“五朵金花”概念。但是国家队何时进场,小散根本没渠道获悉,所以还是不要在大盘股上浪费青春了。

  这个是权重很高的标准,政策力度从两个角度衡量,一是发文件的单位级别。二是政府投资的力度。一般国务院级别的文件(政府官文都会标注发布单位)要引起足够的重视。行业协会发布的就算了。例如关于钢铁的扶持政策,假如是行业协会发布,直接无视;假如是部委文件,顶多就一个涨停板,假如是国务院文件,或许能有两三个涨停板。假如是关于新能源汽车,行业协会文件,顶多一个板,部委文件,两个板,国务院文件,50%的涨幅也是有可能。新能源汽车跟钢铁的区别在于大家本来就不喜欢钢铁,因此要得到大家认同,政策力度必须很大很大。

  这个指标决定了某题材是否具备反复炒作的基础,但不会影响短期炒作空间。即某题材属于转瞬即逝,仅意味着它是一波流,炒完就拉倒,但是光是这一波,

  上涨幅度就有可能比较大。而那种持续时间很长的,则炒完一波后,过一段时间又炒一波,可以反反复复被炒作,例如新能源汽车、军工。一般来说,不管是短炒还是反复炒,都可以参与,只是撤离时间要有所差别。

  事件的类型五花八门,产业规划、突发事件(灾难、瘟疫)、季节性事件(旅游黄金周)、重要会议(两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但是其对股价的影响无非就是通过影响上市公司业绩来实现,因此我将事件类型分为三类,一类是可以给上市公司带来长期业绩改善的。例如某行业的五年规划,例如某革命性产品的推出带动整条产业链发展。一类是仅能改善上市公司短期业绩的。例如旅游黄金周,过完这一周,又要关灯吃面了。一类是不能改善业绩,仅能改善短期现金流。例如减税、直接补贴给厂家的行业补贴政策。

  信息是“虚”还是“实”?通常要有具体操作方案和标准,下属机构才能正式开展该新业务,否则只有简单的几句描述性语言,下属机构就算想积极开展业务,也无章可循,最后政策只停留在纸面上,无法落实。

  这一条标准非常重要。市场永远只青睐新鲜玩意,通常那种新出现的概念持续性都很强,非常值得参与。当然,这也并不代表旧概念就没炒作空间,某些有真实业绩支撑的、市场前景依然很广阔的概念,只要出一个消息就会被炒一轮,例如智能手机、新能源汽车。但是绝大多数没有业绩支撑的纯概念炒作,炒完一轮后,市场就不再关注,后面就算再出现该题材的信息,市场往往也不感兴趣(除非它突然有业绩支撑了)。

  (新华社北京 2007 年 4 月 27 日电) 事件涉及的上市公司曾经发出公告,宣称签订了一批价值 300 多亿元的境外合同,随后这家公司又发布公告,表明合同尚未实质性履行,对方尚未支付相应款项,公司存在不继续履行合同的可能。但是,这一主要合同题材却被投资者反复炒作,公司的股价连续 10 天涨停。从新闻媒体披露的情况来看,公司的高管人员涉嫌将消息泄露给服务小姐,而服务小姐告知娱乐城老板,娱乐城老板涉嫌坐庄进行投机交易。 从遥远的非洲安哥拉,到近在咫尺的娱乐城,世界上恐怕没有如此稀奇古怪的炒作方式。但所有这些都实实在在发生了。如果考察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轨迹,这一事件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由于中国投资市场狭小,国家整顿房地产市场之后,造成大量的投资性资金缺乏合适的投资渠道,加上中国的股票市场长期低迷,投资者认为股票市场必然会出现持续性上涨。在这个背景下,一旦发现可投资的题材,投资者一定会大力追捧。参与炒作的庄家反复交易,不断制造交投活跃的假象,致使这只股票在短期内出现了不正常的波动。 证券监管部门及时介入,要求上市公司及时披露有关信息,并且高调表示将严厉查处违法犯罪行为,从而促使这一投机性交易活动暂时告一段落。然而,中国证监会只是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准确、不完整”的行为进行处罚,这说明上市公司公告中所涉及的合同可能存在,只是上市公司在披露的过程中没有及时准确完整的披露相关信息罢了。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合同确实存在,而上市公司既披露了合同签订情况,同时又披露了合同的履行情况、合同完成情况,但在这个过程中造成上市公司股票大起大落,那么,上市公司及其负责人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如果企业上市公司与境外公司签订有巨额标的合同,并且根据合同对外发布公告,那么,上市公司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在证券法上只追究当事人的直接法律关系,如果合同属于关联性合同,那么,执法机关不得追究上市公司的法律责任。香港数码挂牌,本案的蹊跷之处就在于,上市公司与香港一家公司发生法律关系,而这家公司则与远在非洲的一个国家政府部门发生合同关系。且不说合同是否存在,即使合同子虚乌有,如果境外的公司虚拟有关事实,与上市公司签订合同,那么上市公司也不应承担法律责任。道理很简单,因为上市公司是不知情的合同当事人,只是在信息披露的过程中出现了瑕疵,从而导致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出现重大波动。 所以,证券监管部门只能追究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中的责任,而不应追究上市公司合同的履行责任,因为证券监管部门既不是合同的当事人,同时也不具有合同管理权。然而,从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的基本内容来看,上市公司也仅仅是不及时、不准确、不完整地披露信息,而这种行为在信息披露制度上属于轻微的违法行为。换句话说,上市公司获得了合同文本,但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完整准确地披露有关信息,致使投资者在信息披露的间隔作出错误的判断。这种信息披露的时间差,恰恰是众多上市公司投机庄家大显身手的机会。 由此可见,证券监管部门可以要求上市公司的高管人员采取回避措施,确保交易的公平性,也可以禁止高管人员向亲朋好友私下披露相关信息,确保交易的公开性,但是,证券监管部门不可能要求上市公司对合同的签订、履行乃至履行结果在同一时间加以披露。而恰恰在这一时间段,股票价格将会出现大起大落。 所以,证券监管部门必须把商业风险与法律风险区别开来;把违法投机行为与合法牟利行为区别开来,防止由于处置不当,而导致投资者将商业风险等同于法律风险,或者将违法投机行为等同于合法牟利行为。 如果在本案中上市公司披露了有关信息,但并没有引起众多投资者注意,极少数投机者从公司高管人员处核实之后,进行大批量股票炒作,从而引起公众的注意,使上市公司的股票不断上涨,那么,这种行为属于典型的商业性行为,而不是违法行为。 坦率地说,只要有证据证明上市公司存在相关合同,并且上市公司按照法定披露程序披露了有关信息,那么,上市公司管理人员就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反过来,如果调查证明合同子虚乌有,或者上市公司高管人员与境外机构相互勾结,编造虚假合同,并且散布流言,从而制造市场假象,那么上市公司高管人员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合同是一种法律行为,而上市公司合同信息的披露行为则是一种附随行为。证券法等特别法将民法上的诚实信用原则具体化,要求上市公司必须披露相关信息,如果上市公司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披露相关信息,或者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准确、不完整,那么,上市公司必须承担法律责任。但是,由于合同是一连串的行为,它包括要约、承诺环节,也包括合同履行的过程,所以,在合同的签订与合同履行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信息披露的连续性现象。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股票投机活动,当事人需要承担商业风险。因为谁也无法确切地知道合同最终的履行结果。证券监管部门的职能是,按照公平、公开的原则,禁止合同信息披露人参与股票的交易,并且用公开的方式披露相关信息。 在上市公司股权结构不平衡的情况下,证券监管部门试图通过股权分置实现权利义务的平衡;当股票市场长期低迷的时候,证券监管部门试图通过改组证券公司,重振投资者的信心。但是,证券市场的残酷性就在于,永远无法避免听风就是雨,证券监管部门对题材炒作行为应当保持谨慎宽容的态度,只要上市公司不存在弄虚作假,并且通过内幕交易进行投机性活动,那么,就应该允许这种现象存在。股票投资者在经过若干次失败之后,一定会吸取教训,冷静面对上市公司不切实际的题材炒作。 我国刑法秉承证券法的精神,设置了一系列证券交易的罪名。但现在看来,如果没有区分商业风险与法律风险,如果把不知情的交易行为与恶意的投机行为混淆起来,那么,就可能会导致中国的证券市场永远都是“襁褓中的婴儿”。所以,证券监管部门不妨保留一些马克吐温式的幽默,让那些热衷于打听小道消息,并且通过寻找题材进行炒作的投资者通过付出经济代价而了解证券市场的真谛。 上市公司题材炒作为什么容易得手,原因就在于中国的投资者尚不成熟。证券监管机构强调信息披露制度,强调回避制度,强调公开制度,但是还没有学会区分商业风险与法律风险。在关键的时刻总是冲锋在前,这对于一个正常的证券市场来说未必就是好事。假如,仅仅是假如,来自遥远的非洲的安哥拉合同确实存在,只是证券监管部门提前介入,干预了股票市场的价格,从而使得合同履行不具有可能性,那么,证券监管部门很可能面临行政诉讼。 所以,在这一事件中,证券监管部门需要的是调查,解释,而不是处罚。如果上市公司没有及时披露相关信息,那么,上市公司应当承担信息公开的法律责任;如果上市公司高管人员参与股票炒作,则上市公司高管人员必须承担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