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谈城市振兴:土地流动起来,“沉睡资

更新时间:2019-03-08

“咱们试点种植的水稻,每斤大米卖到50元,当初供不应求,尝到了甜头。”当全国人大代表、崇明区委书记唐海龙报出崇明试种的1万亩无化肥、无农药大米的价格时,会场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崇明的农产品价钱很高啊。”“崇明就应该生产这种高品德的农产品。”探讨声此起彼伏。

这是昨天上午举行的上海代表团全团审议中的一幕。作为超大城市,上海与农村振兴的关系好像有点远,但会上9位发言的代表中,却有3位不约而同谈到了城市振兴。

唐海龙所说的“沉睡资源”指的是承包地、宅基地跟群体性建设经营用地。“一家一户的小乡村,没法跟大市场连接。大城市土地一定要流转,只有流转才华古代化。”据介绍,崇明的承包地确权登记将在本月底实现100%,目前的土地流转率已由2017年的68%提升到86%,今年可达90%以上。

为何对这个问题如此聚焦?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陈国民首先关注的是大背景,他顺便数了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城市振兴的字数,“在回忆乡村振兴工作时只有半句,‘乡村振兴策略有力履行’,在谈到今年的农村振兴工作时,用了2个自然段,242个字。”

诚然乡村面积所占比例高,但崇明却长期面临农村发展动能不足的问题。“怎么样发挥超大城市的独特优势,激活乡村的‘沉睡资源’,增强发展动能,这个问题亟待解决。”唐海龙坦言。

土地只有流转才能古代化

陈公民代表对乡村振兴问题建言。

唐海龙则从崇明视角出发回答这个问题。“上海农业,说很小,但也很大。”他举例说,浦东新区有一半土地是农田,崇明这一数字更是达到83%。”从全上海看,根据第二次全国土地考核,郊区跟乡村面积占上海陆域总面积的85%左右,不仅地域范畴大,更重要的是它所承载的功能不可或缺。